漠尘尘尘尘尘

【壳花】吐花了怎么办?(上)

·禁一切,禁止上升真人
·第一次写,ooc属于我 壳花属于彼此
·花吐症
·如果一切都OK,祝阅读愉快

“咳咳咳——”韩王浩最近咳嗽的越发厉害了。而且向来活泼好动的他,现在无论是平时与哥哥们,还是在直播的时候都显得愈发安静。

他牢牢捂住嘴,跑进厕所,再三确定门已经锁好之后,双手撑在洗手台上,低着头拼了命似得咳嗽。一片片洁白的玫瑰花瓣随着男孩的咳嗽,不断地从嗓子里落在洗手盆里。纯白的花瓣上沾染了红色,是男孩的血。

韩王浩想了想,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,大概是在巴西的MSI获胜回到韩国之后。起初只是在说话时,飘出一两片花瓣,自己也并不在意。而仅仅只是过了2个月的时间,自己嗓子里冒出的花瓣越来越多,现在甚至带着血。

他并不是不知道,自己这个病,名叫花吐症,如果三个月只内没有得到心悦之人的吻便会死去,可要是对方对自己并没有好感,则会拖累对方一起患上花吐症这个“无药可医的绝症”。

“王浩呀,你怎么了?”门外传来了熟悉的问候声。

“啊,没事的,哥,只是有点不舒服。”韩王浩抓起落在洗手盆里的花瓣,匆忙的塞进衣服、裤子的口袋里。

打开厕所的门,马上映入眼帘的便是他的偶像大大,李相赫。李相赫神情关切的看着他,“王浩啊,真的没事吗?咳嗽咳得这么厉害。”

“嗯,真的没事,我先回去休息一下好了。”韩王浩嘴唇微微动了几下,低着头离开了练习室。

——

一个人独自回到宿舍,把自己藏在被窝里,从口袋里拿出几片花瓣,白色的柔软的花瓣,大概是玫瑰花?掏出手机,打开搜索引擎,在搜索栏里打出“白色的玫瑰花 什么意思”

“天真、纯洁、尊敬、谦卑。”

“我足以与你相配”

“说到底,能让自己有这种感觉的,自己真正喜欢的,果然只有那位哥了吧。”

——

李相赫见到小孩匆忙跑出练习室,自己的心情也开始变得莫名烦躁起来。

您的好友“世界第一中单大魔王Faker”已上线。

迅速结束掉刚排上的对局,关掉游戏界面,脚踩在椅子的边沿低头玩起了手机。

“相赫哥,你怎么了?”坐在一旁的SKT居委会主席,裴俊植似是看出了些许端倪。

“啊,没什么,只是想休息一下。”李相赫的视线没有从手机上移开,却被落在手机上的三,四朵白色小花吸引力注意。

应该不是第一次了?前几次只有一两朵来着?这花到底是从哪来的?

李相赫陷入了思考,好像是因为捡了韩王浩那个小孩掉下的白色花瓣,没过多久之后,自己也开始这样了。翻开电脑桌边,自己最近在看的一本书,里面夹着一片白色的花瓣,是在韩王浩两个月来某一次讲话时,无意间掉下的。

起初也只是因为对这个可爱小孩感了兴趣,在好奇心的趋势,让自己把花瓣捡起来,却也不想看着它就这么枯萎,便夹在了自己最近看的书里。

果然,还是得去问问那个小孩。说不定他能知道解决的方法。

——

李相赫来到韩王浩的宿舍门口,敲了敲房门,“王浩啊,你在吗?”

“嗯。哥,在的。”房门里传来小孩闷闷的声音。

“你……还好吧?”

“咳咳,没事的,我想再休息一会。”韩王浩说了不过两句话,又开始咳了起来,伴随着带血的白色玫瑰花瓣。

“好,我知道了,你好好休息吧。”听到小孩的回答,也不好再去打扰,李相赫只好是转身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——

还有一个月不到……说不定自己真的会死吧。

韩王浩这么想着,但是又突然回忆起在MSI夺冠后自己第一个拥抱的李相赫,在出去采访时忍不住还想跟着自己的李相赫,还有在自己和kkoma教练低头讨论时忍不住凑过来的李相赫。

……说不定,相赫哥也会喜欢自己?

韩王浩:白玫瑰的花语是——我足以与你相配
李相赫:栀子花的花语——永恒的爱/一生的守侯/我们的爱
我觉得你们看花语就可以判断是不是HE了_(:зゝ∠)_

评论(8)

热度(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