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尘尘尘尘尘

【壳花】忘爱症候群(中)BE

·各种禁,禁止上升真人
·ooc属于我 壳花属于彼此
·忘爱症候群
·如果一切都OK,祝阅读愉快

李相赫多希望就是在做梦啊,等到他重新醒来的时候,自家的小恋人又会重新在自己怀里醒来,用奶声奶气的嗓音对自己说

“哥,早上好啊。”

只可惜的是,以后可能都不会再有了。

从洲际赛回来的飞机上,小孩子不再愿意与自己坐在一起只是一个开始。

在那之后,韩王浩不仅很少与自己有肢体上的接触,甚至在眼神上都躲避着与李相赫的对视。

他查了很多的资料,几乎是两三天没有睡觉。同时他也在网络上匿名发布了标题为“恋人突然之间拒绝与自己的一切互动,是为什么?”的帖子。

当然跟帖者们给出的答案也是千奇百怪。

“可能是出现第三者了”怎么可能,自家小孩恨不得一天24小时都和自己在一起,哪来的时间找第三者?

“或许是楼主不行吧!”李相赫想起了,在某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小孩躺在自己的身下,双手勾着自己的脖子,泪眼朦胧的喊着不要。不行?不存在的好吗。

诸如此类的评论数不胜数,李相赫都在心中一个一个将他们否决

直到他看见一张图片,以及一句评论“希望这个可以帮到你。”,图片上写着几个大字“忘爱症候群”。

李相赫点开图片,除了标题的五个大字,下面写了一个,且仅有一个关于这个症状的主要表现:

一直拒绝与对方有任何方面的接触。

是了,应该就是它了。李相赫在心里默默想着。但总该有解决的方法吧……

“所爱之人的死亡,可以使患者想起一切。”

原来是这样啊……

——

感觉自己好想忘记了什么……

韩王浩蜷缩在自己的被窝里想着,自己以前睡的床真的有怎么软吗,睡前blank问的“王浩,难道你今天又是自己一个人睡吗?”又是什么意思?

难道我以前都是都是和别人一起睡的?队里的大家都是男生,我怎么可能会和别人睡在一起的啊。

一个个问题,不断困扰着韩王浩。

那个人的身影始终在自己的脑海里徘徊,却又始终模糊看不清他的脸。

修长的手抚摸过自己柔软的头发,自己曾也主动亲吻过那与自己同样柔软的浅色唇瓣,每天早上都在那人温暖的怀抱里醒来,并会附上一个温柔至极的早安吻。

那个人好像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……好像就是……

应该就是他了吧……外形,和自己说话的声音,都是自己和想象中的一模一样,没有丝毫偏差。

早上就去找那位哥吧。韩王浩这么想着,安稳的闭上了眼睛,呼吸也逐渐变为平缓。

——

我,是不是又忘了什么事情?

接近下午才睡醒的韩王浩,顶着鸡窝似得发型坐在床上如是思考着。

算了算了,这种睡过一觉就会忘的事情,应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大事吧。

小孩挠挠自己的头,理了理凌乱的头发,起床洗漱之后,离开宿舍准备去练习室训练了。

【我原本以为2000字就可以解决的,看来是我太天真了🙃】

评论(2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