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尘尘尘尘尘

【壳花】忘爱症候群(下)BE

·各种禁,禁止上升真人
·ooc属于我 壳花属于彼此
·忘爱症候群
·角色死亡注意!!
·如果一切都OK,祝阅读愉快

韩王浩来到练习室的时候,李相赫早已经坐在自己的位子上rank了。丝毫不犹豫,韩王浩并没有选择坐在他以前李相赫旁边的位子上,而是径直走过,选择了一个在房间角落的位置,打开电脑,坐下。

李相赫看着小孩毫不犹豫绕开自己,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。果然,就是这个症状了吧。

韩王浩坐在角落的位子,熟练地打开了游戏,输入账号和密码,加入了rank的行列中。

“王浩啊,你和相赫是吵架了吗?”闲不住的居委会裴大妈划着电竞椅来到韩王浩的身边。

“相赫……?俊植哥你说的是Faker吗?”韩王浩略带狐疑的看向裴俊植,“umm……我和那位前辈应该没有什么来往吧?我为什么会和他吵架呢?”

韩王浩眨巴眨巴眼睛,一副我不是,我没有,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无辜小表情。

看得裴俊植也是不再好意思多问些什么,只好在划着电竞椅回到自己的桌前,点开好友栏,选中“Hide on bush”

“相赫啊,你和王浩是吵了多大的架啊,都给人家吵失忆了?”

“不……不是失忆”

“他只是”

“不记得我罢了”

——

李相赫结束了一盘的rank,回想起那行看着略带刺眼的黄色小字。

也许还有办法……再聊聊总会想起点什么吧……

——

晚上,韩王浩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出宿舍,俊植哥告诉他,那个高冷至极的Faker,李相赫想要约他出去

单独两个人的那种。

明明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的接触和交流,为什么就要约着单独见面啊,就算是见他,也只是当做给俊植哥一个面子吧……

韩王浩这么想着,将外套拉链拉到最高,缩了缩脖子,将鼻子及以下都藏在了衣领里,只露出一对不算大的眼睛。

——

坐在车子后排的韩王浩并没有多余的表情,一言不发,只是盯着窗外不断向后的景物发着呆。

开车的人,正是大晚上约他单独出来的男人,李相赫,“嗯……Peanut选手,你……或许还记得些什么吗?”

什么意思啊,这个人?莫名其妙的,明明是你叫我来的吧,难道不该我先问你吗?

韩王浩心里不满一阵嘀咕,但又顾忌着自己是后辈,“Faker前辈,我……这应该算是第一次和前辈您讲话吧?”

“啊,果然是不记得了吗……”

什么啊,这位Faker前辈也太奇怪了吧,是有臆想症吗?还自言自语讲些听不懂的话,就算是世界第一中单也不能这样吧。

韩王浩打算给和自己初次对话的李相赫的好感度,打一个负分。

——

韩王浩透过前排两个座位,瞥向最前面的挡风玻璃,视线范围内只能看见一道刺眼的白光不断向自己靠近。

紧接着,便是刺耳的刹车声和玻璃破碎的声音……

——

洁白的医院病床上,花生豆在一房间哥哥们的担心下睁开了眼睛。

下意识的,他想要找到他的手机。

从许乘熏手中接过沾着一星半点血迹的手机。打开手机,一条显示时间为昨天晚上9点的备注着“相赫哥♡”的消息提示立马跳了出来,是一个3秒的语音

“왕호,사랑해”
(王浩,我爱你)

听着那熟悉的声音,是那个闷骚的人少有的表白,韩王浩的耳朵不禁泛了红,嗫喏着问站在自己床边的哥哥们“唔…相赫哥,在哪啊?”

“李相赫在抢救室里躺了8个小时了”

“诶,相赫哥为什么会进抢救室啊……?”刚醒来的韩王浩还有点懵。

“什么啊!你们昨天出车祸了,不记得了吗?那个不负责任的混蛋酒驾司机!!”宋京浩大叫着表现出自己的愤怒和不满。

“王浩!你记起相赫了吗!”裴俊植冲到床边,用力抓着韩王浩的肩膀

“唔,我什么可能会忘记啊,俊植哥你怎么了啊”韩王浩更是懵上加懵,自己喜欢了那么久的人,怎么会不记得呢。

“啊……没,没什么,你没事就好了。我…先出去一下。”

——

或许,一个人的去世,是对另一个人来说,就是一生一世的离别吧。

END

一个烂尾🙈拒绝催更,从你们做起

评论(14)

热度(28)